股票融资是好是坏

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资讯 查看内容

“我太难了”是90后对这个世界的温柔反抗

2020-04-03| 发布者: 保德信息网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继“雨我无瓜”之后,一时间“我太难了”成为当下青年常用的一大网络流行语,遇事别多问,问就是“我太难了......




















继“雨我无瓜”之后,一时间“我太难了”成为当下青年常用的一大网络流行语,遇事别多问,问就是“我太难了”。

这一热梗原句为“我太难了,老铁,最近压力很大”,出自快手土味红人“giao哥”的一则短视频。视频中“giao哥”眉头紧锁、眼神空洞、欲哭无泪,用双手扶住额头,并配以悲伤的音乐。

作为土味视频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,giao哥走红于快手,还曾参加过《中国新说唱》,其视频多以恶搞、土味、娱乐大众为主题。上述这段视频发布后引起诸多共鸣,不少网友纷纷跟风表示“我太难了”,不久后衍化为表情包流行于网络。

除了微信刷屏的表情包之外, 据不完全统计,微博与“我太难了”相关的话题阅读量总计超过10亿。视频平台方面,抖音播放次数高达18亿,快手端相关短视频作品超过3万个。

百度指数显示,从2019年7月中旬开始,这一关键词搜索量直线上升,在近期达到了最高峰。

在文化符号不断被创造刷新的今天,“我太难了”得到大众认可被赋予新的情感共鸣,成为当下网民的一大流行用语。

从短视频到关键词再到表情包,“我太难了”刷屏也从侧面印证了丧文化的逐渐兴起,其作为一种网络流行亚文化,正在形成一套独特的话术和行为集体,“我太难了”不过是网民在丧文化中的一种表现形式。

葛优躺;感觉身体被掏空;人间不值得;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;距离过年还有149天(手动春晚BGM);坚持不一定成功,但放弃一定很舒服;咸鱼总有翻身的一天,但翻身后还是咸鱼;比你优秀的人还在努力,你努力还有什么用;

早期流行的丧文化以“葛优躺”为代表。2016年一张来源于电视剧《我爱我家》的剧照被广泛流传于网络,剧中葛优扮演的纪春生了无生趣地瘫躺在沙发上,网友对此纷纷表示,“葛优躺”才是最向往的生活方式。

在“葛优躺”的带领下,马男波杰克、PEPE青蛙、咸鱼等一系列表情包得以爆红,丧文化由此而生。

事实上,丧文化并没有准确的定义,它泛指一些90、00后的年轻人,在现实生活中因为学习、事业、情感等方面的不顺,在网络上表现出沮丧情绪。

作为一种新兴的网络流行亚文化,其具体表现形式为,青少年群体中带有颓废、绝望、悲观等情绪和色彩的语言、文字或表情包,它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当下青年的精神特质和集体焦虑。

有观点认为,丧文化其实是一些年轻人热衷颓废和绝望,并着力表现那种麻木不仁、冷漠无情、行尸走肉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。因此,类似的亚文化不免会遭到外界的质疑打压。

但深究下来,这种文化正是那些不停地经历着加班、经历着睡眠不足,买不起房没时间谈恋爱青年的积愤与怨念,进而发出的自嘲式的调侃,也可以说是一种温柔的反抗。说到底,“丧文化”不过是年轻人借助互联网宣泄负面情绪的一种形式。

相比正能量,丧文化的反鸡汤从某种程度上更能引起大众共鸣。因此,嗅觉灵敏的商家也早就看到了市场所在。

2017年4月,中国首家“丧茶”店在上海开业。与喜茶、鲍师傅、杏花楼青团等“网红”一样,丧茶门口人流量络绎不绝。开业当天,由于排队人数较多,店家还宣布每人限购两杯。

彼时,丧茶的装修以及所推出的6款饮品取名都非常“丧”,如“你的人生就是个乌龙玛奇朵”、“你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病啊乌龙茶”、加油你是最胖的红茶拿铁”等。

然而流量使然的创意并未受到外界的认可,在大众点评等平台上,不少网友对此打出了差评。说起丧文化营销,丧茶并不是第一个。

在丧茶之前,成都一个创意团队“试物所”针对丧文化推出了一款“没希望”酸奶,台湾奶茶品牌moonleaf也曾推出过4款“消极杯”,日本咖啡品牌 UCC 还发起过一场叫做“大人的腹黑语录”的营销活动。

随着丧文化的深入人心,在饮食圈外,也有了丧文化的营销案例。例如,新世相的“逃离北上广”、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大多数作品,其情感落脚点都是丧文化的延伸。

当“葛优躺”在网络上掀起“比废大战”,当《马男波杰克》的反鸡汤台词引领经典,当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和新世相的“逃离北上广”引发网络热潮,当“丧茶”成为商家营销热点并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,当“我太难了”表情包刷屏社交媒体……

正如近日热播剧《小欢喜》中体现的那样,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,只有一点小欢喜。那么在此之上,丧文化便成为了情绪发泄的出口,也是年轻人对这个世界的温柔反抗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保德信息网 X3.2  © 2015-2020 保德信息网版权所有